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首页 > 百姓生活 > 正文

    温县气温一夜间凉下来,这些夏日往事依然萦绕心头!

    2017-10-25 11:20:06    来源:温县发布    浏览:1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
    俗话说,心静自然凉。如今夏日已去,秋高气爽。但是回首过往,炎炎夏日中,总有些清凉往事沉淀心头。你有哪些清凉的夏日故事?欢迎读者对以上话题作出回应,发表自己的观点,分享自己的故事。


    河鲜

    炎炎夏日中难得一天凉爽。

    那天晚上朋友请客,人齐后,他先吹一通:“今天高兴,特点一道大餐,让伙计们饱饱口福。”

    究为何物,不免翘首以待。少顷,服务员端来一大盘个个敞着口的烧河蚌,不免有些失望。那河蚌壳长方形,约三四公分,靠壳体连接处有一块花生米大小的米黄色小肉团。抠一个放嘴里嚼了嚼,虽品不出什么特殊美味,但也没有尝出我年少时对它就留下的恶劣而特有的印象。

    六十年代初,我不到十岁。由于三年自然灾害,人们生活陷入困境,糊口艰难。特别春夏相交、青黄不接时,树叶、野菜,成了填饱肚子的紧俏品,挖野菜也就成了小孩们必做的功课。

    村边、地头、荒坟都挖不到了,我们几个小伙伴就商议着一起到黄河滩挖曲曲菜,说走就走,我们分别带个大竹篮,穿过大玉兰,来到老蟒河边。那里的曲曲菜还真多,小半晌就都装满了篮子。

    天已正午,热得不行。我们来到河边,那河水清澈透底,河里鱼草茂盛,草丛里鱼儿游荡,伙伴们个个心花怒放,不约而同跳入水中。

    河水不深,玩着玩着,脚下淤泥里踩着光滑的硬物,弯腰把它挖出来。哇!竟是一个碗口大的大河蚌,水洗净,锃光瓦亮。原来蟒河底这些东西多得是。我们几个或手挖、或脚钩、深水处就捏着鼻子潜下去,不一会,我们捞上来一大堆。大的足足有二三斤重,小的也有拳头大。太好了,野菜不要了,回家吃肉去。我们每人装了一大篮,高高兴兴回家了。看到我们带回来的战利品,爸妈自是高兴,但对我们河里去玩,还是狠狠嚷了一顿。

    妈妈烧开一大锅水,放点盐,把河蚌下到锅里,不一会,紧合着的河蚌都张开双壳。每个里边黄橙橙的蚌肉足有斤把重。正高兴间,突觉得不对劲,这味道咋那么难闻,那股特有的腥味扑鼻而来,妈妈说,多煮一会就好了。

    可足足煮了一个多时辰,那股味却越来越大。稍凉后,捞了一个,试挖蚌肉吃,哎呀,不仅硬邦邦嚼不动,入口那股腥味,呛得直想吐。一锅“河鲜”全倒茅池了。

    现在回想起来,不是河蚌不好,那绝对是无污染、原生态的好东西。只是当时条件不好,没那么多调料去它的腥味,再则,也没有做河鲜的厨艺。大火煮了两个小时,都老化紧缩了,所以嚼不动。要是放现在,让大师傅做出来,那绝对是色香味俱佳。

    多年过去,现在想起来年少时这段夏日的经历,对往事的回味更加浓郁。(温县第二人民医院  李国锦)

    特殊的降温补贴

    我刚换工作。本来就属于敏感皮肤,天天还要室外作业,踩着高梯布置线路,自然免不了会被晒伤。

    老婆嘴碎,每次帮我敷药时都会唠叨:“这么一点高温津贴,还不够买药!”唠叨让我不胜其烦,懊恼地说,“你不知道我是计件工资?高温补贴对临时工来说只是空头支票!”

    老婆愣了:“那你给我的一百块钱是啥?”

    “还不是从牙缝里抠的。”我没好气地说。

    老婆身体不好没上班,可憋在家里连累她老爱胡思乱想。入夏时她问到高温补贴,我为宽慰她给她一百元钱说是刚发的“降温费”。没想到,原是想宽她的心,却一时疏忽撂出实话给她添了堵。

    老婆沉默半天,说:“降温补贴老板不发,我发!”

    我知道她是在说气话。她拿家里的钱给我发降温补贴,还不是羊毛出在羊身上。自欺欺人嘛!

    那天我出门时,老婆拿了件薄夹克让我穿上,说遮着皮肤就不会被晒伤了。我不肯,“这么厚,你想闷死我呀。”老婆犹豫了一下,没再说什么。

    快到正午时太阳毒辣起来。我被烈日烤得不行,就下梯到工地里经常光顾的茶水摊买水。摊主从冰柜里拿出一件用塑料袋包着的夹克递给我说:“这是你爱人给你做的降温衫,保存在我的冰柜里,你快穿上吧。”

    看着摊主一脸的羡慕,我竟有些不好意思,便接过夹克穿在身上。一股清凉的感觉如溪流般淌过我的肌肤,呀!还真凉快。原来,老婆竟别出心裁地在夹克缝了层薄如纸片的冰袋,由于里边的液体不多,经过冰镇后,非常凉爽,一点都不冷。

    穿上这样一件特别的降温衫,炎炎夏日,我身体包括心底都如春天般宜人。

    摊主笑道:“你爱人一次拿来了两件,交代我给你冰镇着,让你换着穿!”

    我赶紧道谢。摊主爽快道:“不谢,我也是做生意呢,顺便给你冰镇件衣服,你爱人每个月给我发一百元降温补贴!”(祥云镇南贾村  张世辉)


    载满故事的蒲扇

    小时候的夏天,没有电扇,没有空调,解决酷暑暴热的,唯有一把芭蕉扇。每每在端午前夕,奶奶就要上街买上几把芭蕉扇,为整整一个夏天的清凉做准备。

    新上市的芭蕉扇,并不那么平整,中间弯弯的,像一个巨大的芭蕉勺子。奶奶把新买的扇子撂在一起,浸在水里,上面压上石块,只消一半天的时间,弯弯的蒲扇就变得平展展的。然后,奶奶找来一些素色的布条,把扇沿儿细细地包上,这样扇子就更结实一些,用的时间自然也长一些。奶奶包着扇边沿的时候,我总是急不可待地摇着新扇子,提前感受酷暑天里芭蕉扇带来的凉爽。为了不让我捣乱,奶奶就用故事吸引我,免得我老妨碍她工作:采制芭蕉扇,也是有讲究的,要赶在端午前上山采摘叶子,此时的叶子做成的扇,扇出的风是柔的,不会凉坏人……

    “为什么要在端午前上山采摘呢?”扇子还真有这么多讲究?我好奇地问。

    “端午前的叶子都是干净清爽的,但到了端午,叶子上就沾毒了。端午这天,人们驱五毒,世间全是雄黄、艾叶、菖蒲,五毒惧怕这些东西,所以它们都要避到上山。它们缠着树枝,躲在树下,毒液都会沾在叶子。”

    “那如果它们不上山呢?”我打破砂锅问到底。

    不上山,下场当然会很惨,奶奶就讲白娘子如何没有上山如何被雄黄酒逼得现了原形,又如何被法海整得家破人亡,让人听得感叹唏嘘。

    随着夏天的到来,芭蕉扇真正显出了它的威力,人们的手里,总是离不开它。走路,手里摇着它;从田里劳作归来的人们,一手端着饭碗,一手摇着芭蕉扇,聚在某一家的门楼下,说三国,道水浒,满身的疲惫也在芭蕉扇的风中消散;更美的是到了晚上,湛蓝的星空下,一张苇席,一群娃娃,奶奶一边为我们拍着扇子赶蚊,一边指着浩瀚星空,给我们讲:这一条白茫茫的,就是银河,河那边一排三颗星,中间亮,两边稍暗的,那是牛郎。牛郎挑着两个儿女,想要踏过河去寻织女……

    想来,中国的文化,美就美在一什一物,总能和一个个让人怦然心动的优美故事相牵连,就如这简简单单的蒲扇,承载的故事,如它扇出的缕缕细风,弥漫在了尘世间,便永不会衰落。任它岁月久远,再回首,看到的总还是美的星夜,美的故事,充满了温馨,清凉。(温县人民医院  关心)

    摆渡人

    认识那位老者,是在一个平常不能再平常的夏日。那是一个熙熙攘攘的菜市场,早晨的霞光刚铺满大地,空气中充满了清新的味道。

    我被一位老者和小贩的说话声吸引:“你卖给我的菜少几两吗?没关系,我很高兴。”老者的声音平平淡淡,语调不疾不徐。

    小贩赶紧解释:“没看清楚秤,少了多少我补给你。”

    “不用不用,我希望别人少给我点东西。”

    啥?他希望别人少给他点东西?我被这个另类的话语吸引住了,不由自主地靠近买菜的老者,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:“师傅,你为啥希望别人少给你点东西呢?别人可是希望买菜时多得一点。”

    老者把脸扭向我,笑眯眯地说:“姑娘,你不懂吧?如果他做生意时缺斤少两等于在损自己的福报,我表面上吃亏,实际上拿钱买了他的福报,等于给自己积福。”

    我打量着老者,干干净净的着装,端端正正的五官,文质彬彬的举止。老者迎着我的目光又笑了:“姑娘,你是不是觉得我的话太深?其实我就是想点醒那些做生意的人,要公平、公正。也想告诉每个在事件中吃亏的人,不要心烦苦恼,转变一下心态,你还会觉得快乐呢。”

    阳光照耀在老者身上,他额头的皱纹深深浅浅,我忽然觉得那些皱纹里藏满了智慧,贮满了能量,便邀请老者停足休憩,小谈片刻。

    老者没有拒绝,欣然接受。小小的菜市场的一隅,嘈杂声不绝于耳,我和老者的倾心交谈,却隔绝了外界的一切干扰,心里充满了宁静。

    “姑娘,你是教书的,你能给我解释一下‘教’这个字吗?”我不知所指,只好笑脸相迎:“师傅,请赐教。”

    “你看这个‘教’字,拆开不就是个孝、文吗?中国的教育就是一个孝文化。会背《弟子规》吗?弟子规,圣人训。首孝悌,次谨信。泛爱众,而亲仁。有余力,则学文。这段话,就是告诉我们孝悌在我们的教育中站首位,最后两句话‘有余力、则学文’,也亮明了老祖先的态度,做人做好了,才配去学文化。”我瞪大眼睛望着谈吐不俗的老者,深深折服于老者的渊博学识,民间处处是高手啊。

    “姑娘,我再问你一个字‘命’,命运的‘命’,作何解释?”我又一脸茫然。“命字拆开就是一人一叩,就是说,见到每个人都要叩拜,每个人都有值得我们学习的地方,同时你尊敬别人了,别人也会尊敬你,你的命运也从此改变了。”

    我听得不住点头,老者高深的见解也吸引了不少人围听,人群中有人和我一样点头,有人随声附和:“有道理,有道理。”我抬头瞧了瞧热热闹闹的菜市场,每个人都在忙忙碌碌,都在拼搏奋斗,可谁又会静下心来思考一下人生的真谛呢?

    “我给你们讲一个真实的故事,我老家有兄弟三个,老大老二自立每户。老向小,老两口跟着老三过日子。老三夫妇也是孝顺,从来没有给过父母一个脸色看。虽然他们经济上不算宽裕,紧紧巴巴地供了两个孩子上了大学,可因为孩子出色,都在大城市找到了满意的伴侣,满意的工作。这正是积善之家必有余庆。说起这孝顺,我得说几句。”老者顿了顿嗓子、清了清喉咙,我们屏声静气,感受到一种浩然正气在空气中弥漫。

    “‘孝’是‘孝’,‘顺’是‘顺’。我们看‘孝’字,上面是个老的一部分,下面是个子,说明孩子把老人高高捧在上面,才算孝。顺字呢,就是要让老人心里顺堂,不生气。老人不在乎你给他金山银山,只要让他心里高兴了,就是真正的孝顺了。”“让老人高兴的法宝就是你和他们说话时脸带笑意,不要冷颜冰语。我们常人犯的错误就是对外人敬若上宾,对自己人恶声恶气。”老者的语调从头到尾都是平平稳稳,我们在菜市场的偏僻一角闲聊,可聚集的观众围了外三层里三层。

    夏日的风有点燥,可心里却觉得异常平静。彼岸烟波流转,可有人寻我。对岸繁华三千,可有人渡我。老者算不算红尘中人的摆渡人呢? (温县第二实验小学  马爱军)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网友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乡镇之家GOVZ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